杰克带气球

半次元号 杰克带气球

我假期咕文了,这次用表情包改图水一波

花开与花落(三)分歧点

不远处刷新出一个镶嵌了绿石的箱子,奈布脑内已经开始混乱,战友和菲欧娜的影子不断浮现并重叠“一无是处的人呀,没保护好他们,这样苟着逃出去又有什么意义?”深吸口气,他还是缓缓的爬了过去“唔!”有什么要溢出来了,堵得气管很难受“呵呃,咳……咳咳!”花瓣大量咳出洒落四周,更多艳丽混入其中,奈布从口袋翻找却不慎滑落在地,他连忙捡起喝下,他不希望被那个“人”看到,可笼罩着他的红光已经将一切昭示出来“白日菊——永失我爱”杰克捡起花瓣看了下,用手指碾烂“看来萨贝达先生,你不太走运呢”杰克感觉自己右眼视野已经模糊,心里有点嫉妒,谁那么幸运,会让奈布单相思呢?最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用嘲弄的语气说着,奈布耸肩,尽管失血已经开始让他犯晕,可还是骄傲的昂起头,勉强睁着一只眼回应“啊?我们都差不多,‘绅士’先生,谁知道你会为谁开出一朵真诚永恒与无望同在的桔梗”奈布说着抬手指向杰克的脸,在刚刚不经意的瞬间,荆棘就已经突破面具爬了出来,意外的开了一朵火红的桔梗,而且杰克本身竟没有马上发觉“你让一个人恨你简单吧……咳咳,该死的……喂,快把我丢到椅子上,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满足你内心所想要的”按计时,奈布已经特别虚弱,吐露字词的速度缓慢了许多,他早知道对方出了什么问题,可还是意外,不知道谁会让他产生干净的感情。
    杰克发觉自己被窥视到了想法,不打算如其所愿,他蹲下来揪着奈布衣领“要不听我的,若是你能碰到那个箱子,我让你走,想想菲欧娜,哦!她可是拼尽全力要保住你,你不听我的,也要想想你所珍惜的队友,特别是拼了命也没保护好的,即使这显得很没用……”接着把奈布当成破玩具那样丢弃在一边,就算隔有面具,也能想象出杰克嘴角弧度诡异的模样,奈布听到他的言语,咬紧牙关,他明明很清楚,时间不多了,他还提醒自己辜负了努力的队友,他真是个怪物!奈布视野已经变成一片黑暗,但仔细想想,自己是真的没用,是自己不够努力,是自己促使菲欧娜经历了那些她不想经历的……信仰的冲击不管多小,都会造就极大伤害。海面还是平如明镜,不像奈布或杰克的心情,杰克有某个时刻感觉症状好了不少,可下一秒胸腔又开始了剧痛“啊?小先生,为什么?时间快到了哦!”是啊,为什么,明明差一点你就要彻底的恨我了,明明差一点我就痊愈了。“这是因为我觉得这局我真的犯了好多错,愧对自己是个军人,而且……”奈布看向杰克的眼里没有了光,那抹蓝不再美好,杰克愣神“我真是疯了,我……”竟然因为爱你在最后的时刻还是无法真的恨起来。
    监管者杰克,大获全胜。
    杰克反应过来时,游戏已经结束,荆棘收了回去,右眼看到的事物开始有了重影,颜色也在淡去,他最后说了什么,杰克好奇,在意,很快,杰克他告诉自己不应该去想,好好休息,晚一点去艾米丽那里再看看。
    很快,庄园入了夜,乌鸦“哇哇”乱叫着,很吵很难听,这大概只有杰克不介意,毕竟这种被人们冠上不详标签的生物本就不需要美妙歌喉去颂唱圣歌。他在走廊间走着,周遭只有皮鞋拍打木质地板的声音,他与步伐急促的奈布相遇又擦肩而过,仿佛他们不曾有过交集。

花开与花落(二)

艾米丽愣神盯着门,同时爱上了对方又一致认为不可能,艾玛,看来有人陷入了比我们更深的泥沼。
    此刻,奈布那边的缪斯印记已经分崩离析与玻璃碎裂音响共同拉开游戏序幕,海浪拍打礁石,它与破旧寂寥的船用片刻宁静轻声吟唱,吟唱那哀凉故事,这样的氛围总能让求生者们心生或多或少不安,奈布却是那个例外,他在沙滩边破译着密码,电机嘈杂运作影响不了其警惕周围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湖景村流传的诡异歌谣只能让他更加沉着的应对这场游戏,你也许能听到他因伤痛苦喘息,但你绝对看不到他表现出一丝恐惧。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啊!真不愧是廓尔喀族佣兵。”
    过了会儿,雾气笼罩四周,奈布擦擦护肘,微笑的嘴露出颗尖锐的牙“是那个带着无用手杖的伪绅士”他准备好了,会在在哪个下一秒迎来他呢?奈布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苏醒了,他加快速度修完一台机,可捕猎者迟迟未出现,“哐当!”钟声响彻这片天空,奈布咬咬牙,根据只有求生者可见的消息向受伤队友那边奔跑,接近时有名队友已经倒地,还有一名受伤,真是可恶,无论自己多少次成为首席目标,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次居然犯了这种错误!现在还差三台机等待破译,已经上椅的是修机主力海伦娜,受伤的是正在被菲欧娜治疗的库特。“专心破译”奈布迅速上前,卡着半血扯开荆棘救下海伦娜并将她挡在身后,看来是准备抗刀给海伦娜争取逃跑时间“你来了啊……”杰克嗓音低沉磁性,奈布还能从中听到里面所隐藏的疯狂“不过,我今天可没时间陪你这只野猫玩”语毕,杰克带着胸口的剧痛和即将穿透面具的刺藤传送到废船上,把猩红的恐惧震慑送给正在破译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的库特,菲欧娜由于处在雾气中也遭到雾刃袭击,仓惶跳进船舱。“因为从不畏惧灾难、危机的他总能带来惊喜,而对那个人产生爱这怪异情感,我真是疯了!”杰克在心里对自己嘲笑,抱起总爱假扮蘑菇的某位冒险家,有意挑楼梯走下地牢,在人家挣扎得差不多时挂树,他隐入带有血腥的空气之中,背对角落堵着,他知道奈布离这边太远无法及时赶来,而受惊小兽菲欧娜,呵呵!转身抬起指刃挥下,一切都跟赌的一样,菲欧娜带伤试图通过门之钥下来,却低估了杰克作为名怪物的直觉,她心脏害怕得以极快节奏跳动,坐在椅子上左右挣扎,即使不可能脱开。这愚蠢行为逗得杰克有些发笑,却满足不了什么,他没一会儿便开始觉得烦躁,索性将指刃戳进祭司小姐喉咙阻止其恐惧呻吟,反正游戏内的伤出去后就好了,不是吗?
    “1条密码尚未破译”得到提示后,杰克拔出指刃擦干净眼角睥睨地牢入口,没记错的话,伙伴、队友这些词对奈布很重要的吧!
    库特碰巧哀嚎着消失,另一边的奈布早在菲欧娜受伤时,边触碰密码机边赶路,画在夜空中的极光徇烂无比,但他从没那个时间欣赏,海伦娜那边看来运气不错应该是找到修了大半的机子这类。但出发到半路菲欧娜也上了椅,大概是带伤救援出了差错,这时他不得不做好库特可能会被淘汰的准备,抵达堆积损坏部件的船舱,依靠互相可见的轮廓知晓动向,库特的喊叫使他抓紧拳头,还剩一条密码,情况不算特别坏“停止破译,我去救人!”相信处在远处的海伦娜会懂其中意思。奈布跳进地牢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喉咙被戳出窟窿的菲欧娜瞪大眼睛艰难的张开嘴“快走!”,按游戏机制,即使伤口涌出血液也无法马上死亡,事后恢复期间,这必定会成为不可磨灭的阴霾;接着是杰克朝他行礼“还好吗?小先生,你看,神没有眷顾他忠实信徒。”后半句是给菲欧娜的。“啧,不要小看你的对手”接下杰克一刀救人,白茫掀起蒙不住奈布蓝色眼中野兽架着尊严反抗猎人才有的光亮,他阻碍杰克追击菲欧娜的路在又收下一次攻击时被后者推到一个门之钥上离开,菲欧娜挂着笑容朝他挥手,口型读出来是“对不起,神的使者因为害怕与痛苦走不动了”接着是携有红光的影子高高举起刀刃,撕裂。
    呜——大门可开启的警报响彻整个村庄。
    奈布趁着倒计时奔跑,最后却是在礁石夹角倒地“别救我”,喘着粗气,拉低兜帽忍下低泣,“刚刚真是太没用了”他这么想着,菲欧娜的所作为让他一瞬间看到了曾经在危机时刻也是推开了自己的战友,海伦娜离去的图标没有让他感觉好一点“没有真正保护好谁”虽然没看到,可他已经构画出她被打开的背,极光还是那么美,他有时间了,却仍是无法欣赏“在某次砸板砸到的过程中,发现面具碎裂后露出的眼里深藏的孤寂与自己某个时刻重叠和被其追击过程中得到点在战场上的感觉,从而爱上那个残忍怪物,我真是疯了!”

我的魔物之家

2.早安

    此时是早上九点整,马修先一步起来小心唤醒瞳恩,把自己提前写好的营养食谱交给她,再轻轻道了句辛苦了,接着泡杯咖啡走到楚萧房门口,敲了几下得到允许才开门进来“阿楚早上好,”他乖巧的先把咖啡放到桌子上,望向刚刚套好衬衫的楚萧,笑着,看来心情不错“我给阿楚泡了咖啡,阿楚换好衣服就可以喝了”马修抬脚准备离开,尽管心里多么的想要再呆会儿,说不定能得到夸奖或者一声早安。
    “小少爷,请留步”楚萧回头唤住满心期待什么的孩子,停下扣扣子的动作,转身在其面前蹲下来,嘴唇往他额头印上去“早安,这是给小少爷的早安吻也是替我泡咖啡的感谢和奖励”马修开心的眯了下眼,没发现对方因为得逞而上扬的嘴角,在额间凉丝丝的触感离去后,他看到楚萧由于扣子没扣好露出来的锁骨“阿楚以后就算要给我奖励也得注意衣着呐”说着,他伸手替人扣完剩下的,眼里特别纯净,没考虑过自己的行为代表什么,这使得楚萧不得不按下心中的小悸动,马修比一般孩子懂事,可终究还是个太天真了。
    楚萧轻柔的摸摸马修头发,起身取出个跟马修同款只是大一点的领结“小少爷可以帮我戴领结吗?”“这个是伴侣才能代劳的”马修认真的说,“阿楚现在只能自己来”楚萧摆出招牌笑容“扣扣子本来也是的,我以为小少爷不介意”他弯腰刮刮马修鼻子,后者脑内有点乱乱的,思索许久,最后还是妥协了“就这一次”马修让楚萧坐下来,替他戴好并认真整理好形象“阿楚找到伴侣前只能我代劳,好吗?”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有了私心。
    看着小家伙,听到他的请求,楚萧起身朝他行礼“好的,我亲爱的小少爷!”“马修,我们的邻居,妈妈的工作伙伴来拜访啦!”初阳在一边在门口打招呼一边请客人进屋,那是位白发男子,面上没什么表情,随行的还有一个高大的熊耳少年“今天带怪物先生出来呀,希望他还习惯,我家比较安静应该没问题吧”初阳说着,把白发男子的头部拆了下来又装回去,拍拍对方的背,这是他们之间表达友谊的特殊习惯。“母亲,有什么需要帮忙吗?”初阳闻声,扭头却发现马修是和楚萧从楚萧房间一起出来的“马修先带小团子们去厨房帮忙吧”在孩子面前不能崩!她心里这么提醒自己,带着客人入座,确定马修看不到后才黑下脸色,握紧拳头。白发男子,望望楼上,突然变出我懂的微妙表情跟先前文艺的形象相反“他们是最近连载中的主角原形吧?”不问还好一问初阳就捂嘴快哭出来的模样“南宫咎,我的小儿子就这样被拐了”“要勇于接受现实,对吧,格弗特”
    某位在角落翻绳的怪物先生听了,意思意思点头,这里再差,也比自家和平多了。

最后 @溺亡深海的鲸 qwq

大家好,这是我家马修

花开与花落(赤花×花吐)[杰佣]

(一)

    房间里消毒水刺鼻的气息给予病患警示,艾米丽带好口罩拿出记录表看向表面绅士文雅,实则比谁都残忍冰冷的患者摘开笔帽“姓名”“杰克”“症状”“奈布来了以后我常常在游戏里遇到他,然后就在昨天追捕他的过程中,胸腔里好像是生出了什么,”此刻,杰克眼里有点茫然“不断刺痛心脏,这是监管者从未有过的,而且我感觉右眼视野开始模糊”笔落,艾米丽撑开杰克右眼皮拿医用手电照了照,又记下了一些内容“先生,您喜欢,不,是爱他,对吧?”杰克颔首,指刃抚在左胸口慢慢感受,是什么时候,重新跳动了呢?他缓缓回答,语气里多出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几分柔和“对的,我知道”“诊断为赤花症,您还剩十天时间”这真的很奇怪,杰克在游戏内从不会放过奈布,哪怕是输掉比赛,也要把奈布以满身是血的姿态送上狂欢之椅,可现在却因为他表现出少有的温柔。艾米丽思索着,下意识问了为什么?结果患者放冷了周身气场,“小姐,安静点总归是好的”接着起身直接离开关门时留下句“因为他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猎物和捕猎者之间,没有可能,即使有,也是那么渺茫,杰克认为,所谓爱,是他无法拥有的。
    艾米丽打了个寒颤,在她亲眼所见前,从未想到消失的雾都怪人会参与这个可怜可悲的游戏。这么说起来,杰克想要痊愈应该很容易吧,让奈布刻骨铭心的恨他……叮咚!看来过会儿又要开局了,大家各自在里面到底死了多少次?早已麻木不堪,无法感知。“咚——咚——”这时候的敲门声显得很沉闷,“请进”前面事件不知情的当事人奈布来了,他刚想说点什么,便捂嘴开始突兀的剧烈咳嗽,几片花瓣钻出指缝,洁白无瑕,除了其中一片沾染了点殷红,这显而易见,是上个季度特别流行的花吐症,但当时的患者都巧好和心仪的人在一起,所以没出意外。控制好自己的情况,无奈笑着“艾米丽抱歉,打扰到你了,能帮我看看情况吗?”他天蓝色的眼睛很好看,里面的光彩总能让人不由得安心,游戏里不再害怕,只是……大家都莫名感觉无法真正接近奈布,玛尔塔认为,他到底是前线作战过的人啊。艾米丽示意他坐好,将杰克那张收起拿出新的表格“你是昨天开始的吗?”“是的,在面对杰克那局结束后,而且我很清楚因为谁”奈布神情暗了下来有些恍惚“可以给我点特效药吗?”艾米丽心中叹口气,她一下子明白了“可以,但奈布,你也知道药只能让你咳得没那么严重,并不能真正延缓或治愈”“无妨”“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谈谈?”艾米丽多少有点担心,毕竟对方也在游戏中多次孤身救下自己。奈布沉默了,过了会儿仍是带了笑容“他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取药交至其手中,听到回答,艾米丽摇摇头。“何况,我刚刚看到了,哪怕是一瞬间。他得了赤花症,不过痊愈很简单,毕竟他是所谓的‘猎手’,我们无情的敌人”奈布说完,打个招呼便带着药去等待厅了,他认为,爱是他一拥有就快速逝去的,战场上的奔波让他习惯了独自前行,这个地方太荒唐,求生者和屠夫是不可能的。
   

我的魔物之家

这是一个人、鬼、魔、神等生灵共存的时代,经过各界各族的努力,成功步入了繁荣与和平,在如此美好、特别的背景下,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1.新家
   今天阳光无比明媚,似乎做什么事都会很顺利的样子,当然,这对正在搬家的初阳来讲可不算什么好事“马修,去叫楚萧安排好旧房那边就过来,这边事情比较繁琐;通知瞳恩把慰劳工人的柠檬汁送过来;泰迪……”“母亲 ,泰迪没回来,好像是大法师突然病了”听到小马修的话初阳一时间有些自闭,泼出去的儿子,收不回的倒插门,关于泰迪,她也多次提醒不要搞太过,现在好了,真的病了。
    看到初阳脸色不太好,马修试着拥抱个子略矮过自己的她“母亲,没关系,这里还有我和阿楚在。”初阳笑了笑,踮脚揉马修头发,轻抚他右眼像疤痕的东西“别这样,我怎么说都是你们的‘妈妈’吧,这些只是小问题。”自己收养的孩子们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即使实际上不是自己带大来着……心里暖暖的,不明白马修亲人为什么会丢弃这么好的孩子“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小姐、小少爷好”熟悉温和的男声传来,家里有很多都交由他打理,而马修则是在向他学习,并共同摸索其中的道理,可实际上有那么简单吗?“小少爷,我们到里屋看看吧,那要处理的细节比较多,大孩子可不会总想着依赖,而是不断在摔倒中站起来,走向独立”马修认真的点点头,如果说初阳给了他温暖和爱还有希望,像点燃他的火种,那么眼前的男人则给了他悉心教导,打破了迷茫,像指引他的明灯。他跑到楚萧那边去,朝初阳挥挥手,脸上笑容特别灿烂,接着和楚萧进了屋。
    初阳欣慰的舒了口气,同时暗自吐槽了楚萧“别以为我看不透”楚萧压根是在把马修当童养媳养吧!
    就在这活跃又有点微妙的气氛中,初阳和孩子们住进了新房,她瘫倒在客厅沙发,蔫蔫的,小马修很心疼,但他还要在楚萧那学习加准备今晚晚餐。所幸旁边还有长相最接近初阳的瞳恩照顾,初阳枕着瞳恩的腿,伸手恶作剧式捏她的脸,对方也只是温柔的笑“瞳恩,一路以来,辛苦你了,我的孩子,总有一天,你能真正幸福”“母亲,现在这样就好”瞳恩哼起精灵族内的安眠曲,看着那真正像享受着宠爱的孩童的母亲小声言语,哄她入睡。环顾四周,这,便是理想中的新家吧。
    安定的居所,可爱的家人,暖洋的怀抱……

杰克翻车记

取了一个假名字,这是我与一只可爱的克利切合作出来的文,同步半次,清注意,这是杰佣向,后面会有刀,而且有幸得到转载的话记得发前私信,来张图挡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