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带气球

半次元号 杰克带气球

花开与花落(二)

艾米丽愣神盯着门,同时爱上了对方又一致认为不可能,艾玛,看来有人陷入了比我们更深的泥沼。
    此刻,奈布那边的缪斯印记已经分崩离析与玻璃碎裂音响共同拉开游戏序幕,海浪拍打礁石,它与破旧寂寥的船用片刻宁静轻声吟唱,吟唱那哀凉故事,这样的氛围总能让求生者们心生或多或少不安,奈布却是那个例外,他在沙滩边破译着密码,电机嘈杂运作影响不了其警惕周围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湖景村流传的诡异歌谣只能让他更加沉着的应对这场游戏,你也许能听到他因伤痛苦喘息,但你绝对看不到他表现出一丝恐惧。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啊!真不愧是廓尔喀族佣兵。”
    过了会儿,雾气笼罩四周,奈布擦擦护肘,微笑的嘴露出颗尖锐的牙“是那个带着无用手杖的伪绅士”他准备好了,会在在哪个下一秒迎来他呢?奈布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苏醒了,他加快速度修完一台机,可捕猎者迟迟未出现,“哐当!”钟声响彻这片天空,奈布咬咬牙,根据只有求生者可见的消息向受伤队友那边奔跑,接近时有名队友已经倒地,还有一名受伤,真是可恶,无论自己多少次成为首席目标,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次居然犯了这种错误!现在还差三台机等待破译,已经上椅的是修机主力海伦娜,受伤的是正在被菲欧娜治疗的库特。“专心破译”奈布迅速上前,卡着半血扯开荆棘救下海伦娜并将她挡在身后,看来是准备抗刀给海伦娜争取逃跑时间“你来了啊……”杰克嗓音低沉磁性,奈布还能从中听到里面所隐藏的疯狂“不过,我今天可没时间陪你这只野猫玩”语毕,杰克带着胸口的剧痛和即将穿透面具的刺藤传送到废船上,把猩红的恐惧震慑送给正在破译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的库特,菲欧娜由于处在雾气中也遭到雾刃袭击,仓惶跳进船舱。“因为从不畏惧灾难、危机的他总能带来惊喜,而对那个人产生爱这怪异情感,我真是疯了!”杰克在心里对自己嘲笑,抱起总爱假扮蘑菇的某位冒险家,有意挑楼梯走下地牢,在人家挣扎得差不多时挂树,他隐入带有血腥的空气之中,背对角落堵着,他知道奈布离这边太远无法及时赶来,而受惊小兽菲欧娜,呵呵!转身抬起指刃挥下,一切都跟赌的一样,菲欧娜带伤试图通过门之钥下来,却低估了杰克作为名怪物的直觉,她心脏害怕得以极快节奏跳动,坐在椅子上左右挣扎,即使不可能脱开。这愚蠢行为逗得杰克有些发笑,却满足不了什么,他没一会儿便开始觉得烦躁,索性将指刃戳进祭司小姐喉咙阻止其恐惧呻吟,反正游戏内的伤出去后就好了,不是吗?
    “1条密码尚未破译”得到提示后,杰克拔出指刃擦干净眼角睥睨地牢入口,没记错的话,伙伴、队友这些词对奈布很重要的吧!
    库特碰巧哀嚎着消失,另一边的奈布早在菲欧娜受伤时,边触碰密码机边赶路,画在夜空中的极光徇烂无比,但他从没那个时间欣赏,海伦娜那边看来运气不错应该是找到修了大半的机子这类。但出发到半路菲欧娜也上了椅,大概是带伤救援出了差错,这时他不得不做好库特可能会被淘汰的准备,抵达堆积损坏部件的船舱,依靠互相可见的轮廓知晓动向,库特的喊叫使他抓紧拳头,还剩一条密码,情况不算特别坏“停止破译,我去救人!”相信处在远处的海伦娜会懂其中意思。奈布跳进地牢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喉咙被戳出窟窿的菲欧娜瞪大眼睛艰难的张开嘴“快走!”,按游戏机制,即使伤口涌出血液也无法马上死亡,事后恢复期间,这必定会成为不可磨灭的阴霾;接着是杰克朝他行礼“还好吗?小先生,你看,神没有眷顾他忠实信徒。”后半句是给菲欧娜的。“啧,不要小看你的对手”接下杰克一刀救人,白茫掀起蒙不住奈布蓝色眼中野兽架着尊严反抗猎人才有的光亮,他阻碍杰克追击菲欧娜的路在又收下一次攻击时被后者推到一个门之钥上离开,菲欧娜挂着笑容朝他挥手,口型读出来是“对不起,神的使者因为害怕与痛苦走不动了”接着是携有红光的影子高高举起刀刃,撕裂。
    呜——大门可开启的警报响彻整个村庄。
    奈布趁着倒计时奔跑,最后却是在礁石夹角倒地“别救我”,喘着粗气,拉低兜帽忍下低泣,“刚刚真是太没用了”他这么想着,菲欧娜的所作为让他一瞬间看到了曾经在危机时刻也是推开了自己的战友,海伦娜离去的图标没有让他感觉好一点“没有真正保护好谁”虽然没看到,可他已经构画出她被打开的背,极光还是那么美,他有时间了,却仍是无法欣赏“在某次砸板砸到的过程中,发现面具碎裂后露出的眼里深藏的孤寂与自己某个时刻重叠和被其追击过程中得到点在战场上的感觉,从而爱上那个残忍怪物,我真是疯了!”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