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带气球

半次元号 杰克带气球

花开与花落(赤花×花吐)[杰佣]

(一)

    房间里消毒水刺鼻的气息给予病患警示,艾米丽带好口罩拿出记录表看向表面绅士文雅,实则比谁都残忍冰冷的患者摘开笔帽“姓名”“杰克”“症状”“奈布来了以后我常常在游戏里遇到他,然后就在昨天追捕他的过程中,胸腔里好像是生出了什么,”此刻,杰克眼里有点茫然“不断刺痛心脏,这是监管者从未有过的,而且我感觉右眼视野开始模糊”笔落,艾米丽撑开杰克右眼皮拿医用手电照了照,又记下了一些内容“先生,您喜欢,不,是爱他,对吧?”杰克颔首,指刃抚在左胸口慢慢感受,是什么时候,重新跳动了呢?他缓缓回答,语气里多出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几分柔和“对的,我知道”“诊断为赤花症,您还剩十天时间”这真的很奇怪,杰克在游戏内从不会放过奈布,哪怕是输掉比赛,也要把奈布以满身是血的姿态送上狂欢之椅,可现在却因为他表现出少有的温柔。艾米丽思索着,下意识问了为什么?结果患者放冷了周身气场,“小姐,安静点总归是好的”接着起身直接离开关门时留下句“因为他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猎物和捕猎者之间,没有可能,即使有,也是那么渺茫,杰克认为,所谓爱,是他无法拥有的。
    艾米丽打了个寒颤,在她亲眼所见前,从未想到消失的雾都怪人会参与这个可怜可悲的游戏。这么说起来,杰克想要痊愈应该很容易吧,让奈布刻骨铭心的恨他……叮咚!看来过会儿又要开局了,大家各自在里面到底死了多少次?早已麻木不堪,无法感知。“咚——咚——”这时候的敲门声显得很沉闷,“请进”前面事件不知情的当事人奈布来了,他刚想说点什么,便捂嘴开始突兀的剧烈咳嗽,几片花瓣钻出指缝,洁白无瑕,除了其中一片沾染了点殷红,这显而易见,是上个季度特别流行的花吐症,但当时的患者都巧好和心仪的人在一起,所以没出意外。控制好自己的情况,无奈笑着“艾米丽抱歉,打扰到你了,能帮我看看情况吗?”他天蓝色的眼睛很好看,里面的光彩总能让人不由得安心,游戏里不再害怕,只是……大家都莫名感觉无法真正接近奈布,玛尔塔认为,他到底是前线作战过的人啊。艾米丽示意他坐好,将杰克那张收起拿出新的表格“你是昨天开始的吗?”“是的,在面对杰克那局结束后,而且我很清楚因为谁”奈布神情暗了下来有些恍惚“可以给我点特效药吗?”艾米丽心中叹口气,她一下子明白了“可以,但奈布,你也知道药只能让你咳得没那么严重,并不能真正延缓或治愈”“无妨”“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谈谈?”艾米丽多少有点担心,毕竟对方也在游戏中多次孤身救下自己。奈布沉默了,过了会儿仍是带了笑容“他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取药交至其手中,听到回答,艾米丽摇摇头。“何况,我刚刚看到了,哪怕是一瞬间。他得了赤花症,不过痊愈很简单,毕竟他是所谓的‘猎手’,我们无情的敌人”奈布说完,打个招呼便带着药去等待厅了,他认为,爱是他一拥有就快速逝去的,战场上的奔波让他习惯了独自前行,这个地方太荒唐,求生者和屠夫是不可能的。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