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带气球

半次元号 杰克带气球

花开与花落(三)分歧点

不远处刷新出一个镶嵌了绿石的箱子,奈布脑内已经开始混乱,战友和菲欧娜的影子不断浮现并重叠“一无是处的人呀,没保护好他们,这样苟着逃出去又有什么意义?”深吸口气,他还是缓缓的爬了过去“唔!”有什么要溢出来了,堵得气管很难受“呵呃,咳……咳咳!”花瓣大量咳出洒落四周,更多艳丽混入其中,奈布从口袋翻找却不慎滑落在地,他连忙捡起喝下,他不希望被那个“人”看到,可笼罩着他的红光已经将一切昭示出来“白日菊——永失我爱”杰克捡起花瓣看了下,用手指碾烂“看来萨贝达先生,你不太走运呢”杰克感觉自己右眼视野已经模糊,心里有点嫉妒,谁那么幸运,会让奈布单相思呢?最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用嘲弄的语气说着,奈布耸肩,尽管失血已经开始让他犯晕,可还是骄傲的昂起头,勉强睁着一只眼回应“啊?我们都差不多,‘绅士’先生,谁知道你会为谁开出一朵真诚永恒与无望同在的桔梗”奈布说着抬手指向杰克的脸,在刚刚不经意的瞬间,荆棘就已经突破面具爬了出来,意外的开了一朵火红的桔梗,而且杰克本身竟没有马上发觉“你让一个人恨你简单吧……咳咳,该死的……喂,快把我丢到椅子上,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满足你内心所想要的”按计时,奈布已经特别虚弱,吐露字词的速度缓慢了许多,他早知道对方出了什么问题,可还是意外,不知道谁会让他产生干净的感情。
    杰克发觉自己被窥视到了想法,不打算如其所愿,他蹲下来揪着奈布衣领“要不听我的,若是你能碰到那个箱子,我让你走,想想菲欧娜,哦!她可是拼尽全力要保住你,你不听我的,也要想想你所珍惜的队友,特别是拼了命也没保护好的,即使这显得很没用……”接着把奈布当成破玩具那样丢弃在一边,就算隔有面具,也能想象出杰克嘴角弧度诡异的模样,奈布听到他的言语,咬紧牙关,他明明很清楚,时间不多了,他还提醒自己辜负了努力的队友,他真是个怪物!奈布视野已经变成一片黑暗,但仔细想想,自己是真的没用,是自己不够努力,是自己促使菲欧娜经历了那些她不想经历的……信仰的冲击不管多小,都会造就极大伤害。海面还是平如明镜,不像奈布或杰克的心情,杰克有某个时刻感觉症状好了不少,可下一秒胸腔又开始了剧痛“啊?小先生,为什么?时间快到了哦!”是啊,为什么,明明差一点你就要彻底的恨我了,明明差一点我就痊愈了。“这是因为我觉得这局我真的犯了好多错,愧对自己是个军人,而且……”奈布看向杰克的眼里没有了光,那抹蓝不再美好,杰克愣神“我真是疯了,我……”竟然因为爱你在最后的时刻还是无法真的恨起来。
    监管者杰克,大获全胜。
    杰克反应过来时,游戏已经结束,荆棘收了回去,右眼看到的事物开始有了重影,颜色也在淡去,他最后说了什么,杰克好奇,在意,很快,杰克他告诉自己不应该去想,好好休息,晚一点去艾米丽那里再看看。
    很快,庄园入了夜,乌鸦“哇哇”乱叫着,很吵很难听,这大概只有杰克不介意,毕竟这种被人们冠上不详标签的生物本就不需要美妙歌喉去颂唱圣歌。他在走廊间走着,周遭只有皮鞋拍打木质地板的声音,他与步伐急促的奈布相遇又擦肩而过,仿佛他们不曾有过交集。

评论(7)

热度(14)